汉密尔顿将继续支持种族平等行动

赛车Motorsport2020年07月07日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奥地利大奖赛之后表示,尽管并非所有车手都以单膝下跪来支持他,但是他会继续推动反对种族主义和提倡公平。

上周日,奥地利大奖赛作为2020赛季揭幕战正式进行之前,所有车手身着黑色白子的黑人平权运动体恤来到发车区,而汉密尔顿与其他13位车手单膝下跪,表达他们对于不同人种群体享有平等权利的支持。但是,有六名车手没有加入汉密尔顿等人的行列。

赛前传出车手们会在大奖赛车手协会(GPDA)会议上讨论,是否以屈膝的方式来表明F1车手对这个近期世界性问题的态度。但是在周五会议后,就了解到并非所有车手都打算这么做。

很多人都曾认为是汉密尔顿提出了这个倡议,鉴于他是F1有史以来唯一的黑人车手,也在过去一个月里积极表明个人立场。但是英国人在赛后表示,他从未要求其他车手跟随他,而且单膝下跪的行动根本不是他提出的。

“很棒的是F1和梅赛德斯应关注到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面对的问题,并且决定采取行动,”汉密尔顿在梅赛德斯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最终,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这个意识已经建立了好几个星期,我们不需要的是它悄然消亡且没有任何改变。

“我可以做引路人。我必须坚持表明观点,而且说回来,我们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必须考虑到肩负的责任并做得更多。

“我知道一些车手的意见,但最终没有人应该被迫在一个场合里屈膝。我从未要求或坚持要任何人屈膝。我从未提出过。它是F1和大奖赛车手协会提出的。

“我让每个人表达各自的想法,然后我向他们敞开心扉,对他们说:'伙计们,我会做的,但是你们做你们认为正确的事。’我真的很感谢那些和我一起屈膝的人。这仍然是一个有力的信息,但最终无论你是是否屈膝,都不会改变世界。

“这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更大的问题,但在我个人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选择。”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Petronas F1, and the drivers take a knee on the g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Petronas F1, and the drivers take a knee on the grid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屈膝表态最早由NFL旧金山49队前四分位柯林·卡佩尼克做出。他在2016年与绿湾包装工的比赛前奏国歌仪式上,单膝下跪以示对非洲裔美国人受到压迫的抗议。在那之后,卡佩尼克遭到球会解雇,至今没有返回球场。

汉密尔顿在2017年美国大奖赛前曾有意声援,但是经劝说后改变主意。这位六届世界冠军坦言,他至今对当初自己的不作为感到懊恼。

汉密尔顿说道:“一切都从NFL的Colin Kapernick开始。他在国歌时间坐了下来,而他遭到了强烈反对。有人建议他屈膝。我觉得他做出的是一个真正有力的表态,而他失去了他的工作。他再也没有找回工作,而他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

“几年前就是在那之后,我跟他交谈过,而我有一顶红色的头盔,就是他体恤的那种红,顶上印着他的号码。但那时候我被告知不要表态,我就放弃了,没有给予支持,我真的很后悔。”

“所以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在这段时期,我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不会在国歌时间屈膝,但是我会在背后继续支持,增加我对情况的认知,希望鼓励其他人。”

“我真的不想让它感觉像人们是被迫的。我想鼓励他们乐于去做出改变。”

不同的选择

没有一起行动的六名车手分别是马克斯·维斯塔潘、查尔斯·莱克勒克、丹尼尔·科维亚特、卡洛斯·塞恩斯、基米·莱科宁和安东尼奥·吉奥维纳兹。

莱克勒克和维斯塔潘都在自己的推特上提前表示他们不会加入汉密尔顿的行列,但不等于他们不支持种族平等的倡议。

“所有20位车手与他们的车队一致反对种族歧视和偏见,同时拥抱多元化、平等和包容的原则,支持F1和国际汽联的承诺,”莱克勒克写道。

“我相信重要的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事实和举止,而不是表面上的示意动作,那可能在有些国家引发争议。我不会单膝下跪,但这完全不代表我在反对种族歧视的行动的比支持别人少。”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on the grid

Charles Leclerc, Ferrari, on the grid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事实上,莱克勒克是上个月汉密尔顿批评他所在的F1行业“沉默不语”之后,最先表达声音的几名车手之一。

“我绝对支持平等和反对种族歧视,”维斯塔潘写道,“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在某个时间以适合他们的方式表达他们自己。今天我不会单膝下跪,但是尊重和支持每个车手的个人选择。”

F1车手没有统一行动的事实不可避免地受到注意。对此,车队都没有对自己的车手应该这么做给出任何指令。

梅赛德斯领队托托·沃尔夫表示:“他们应该在单膝下跪与否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吗?我相信所有20名车手都反对种族主义、反对歧视。毫无疑问。有些人想以屈膝的方式来表达,有些人想以其他的方式。所以我认为从观念上来说,我从不怀疑车手们的正直。”

从上周末起,由F1官方发起的“We Race As One”倡议行动的标语、包含十支车队主题色的彩虹标识以及“End Racism”(停止种族主义)都出现在了赛道上和赛车上。而梅赛德斯车队在上周表示,在统计发现近1000名员工中只有3%属于少数人群之后,将在今年公布一项旨在改善内部多元化的行动。

文/Frankie Mao

相关推荐

下载APP观看,省流量、更流畅

点击下载
操作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