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正文

评论

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
与奥运若即若离,网球依然给不出答案
1970-01-01 08:00
关注

与奥运若即若离,网球依然给不出答案

本报记者 吴雨伦

在东京奥运会男单决赛中以2比0取胜后,兹维列夫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蹲在场地内流泪,坐在场边又用毛巾捂住脸庞继续哭泣,他为德国代表团获得了本届奥运会的第四枚金牌。前一天女单决赛,瑞士名将本西奇在兑现赛点后扔掉球拍,躺在印有奥林匹克五环标志的球场上,任由情绪宣泄。

本届奥运会见证了一幕幕如此的画面。当近年来网球与奥运会的关系饱受质疑,东京有明森林网球公园不断展示着,网球选手们对于奥林匹克世界的向往与投入。

“能赢得奥运男单金牌,无疑是我职业生涯迄今的最高成就。”2比0战胜俄罗斯奥林匹克选手卡恰诺夫后,德国名将兹维列夫如此描述这枚金牌之于自己的意义。类似的获胜感言,在奥运赛场上相当普遍,但对于网球选手有些另类。长期以来,绝大多数项目运动员视登上奥运之巅为毕生梦想,网球选手们却因为对奥运会不够重视而饱受诟病。本届奥运会网球赛场似乎有些不同,来到东京的网球手们,展现出融入奥运的强烈意愿。

挥舞着国旗加入瑞士奥运代表团,与他们一起出席开幕式;在奥运村里看到其他项目的选手,相互送上祝福……这些都让女单冠军本西奇拥有与职业赛场完全不同的体验。而最终连克强敌站上最高领奖台,与偶像费德勒一同印刻在瑞士体育的荣誉册上,本西奇更是倍感骄傲,“获得一枚金牌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甚至从未想过它会变成现实。现在我的情绪非常高涨。要知道,即使是仅仅以一名运动员的身份来到这里,来到奥运会的现场,就已经非常了不起。”

除最终问鼎男单和女单冠军的兹维列夫与本西奇外,乌克兰选手斯维托丽娜、西班牙名将布斯塔也都在奥运赛场上展现出炽热的情感。经历三盘苦战击败德约科维奇后,布斯塔倒地双手捂面,激动不已,而这“仅仅”是一场奥运会铜牌战。对于世界排名第11位、两次闯入大满贯半决赛的布斯塔来说,奥运铜牌在他眼里意味颇多,“这枚铜牌就像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伟大的冠军。”

布斯塔在铜牌战中战胜的是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他与布斯塔拼到筋疲力尽,第二盘挽救五个赛点后将比赛拖入决胜盘,亦可看出这场铜牌战在世界第一心中的份量。六周内连夺法网、温网两个冠军,34岁的德约科维奇原本可以选择放弃奥运,专注于备战美网。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德约不仅最终参赛,还同时参与单打与混双的争夺。塞尔维亚队友特洛伊基透露,塞尔维亚网球队所有成员都不希望德约科维奇参与混双,但德约本人坚持参加。

最终德约在东京的高温中双线作战,八天内连续参加九场比赛,在男单铜牌战告负后,终于不得不因伤停下脚步,退出混双铜牌的争夺。为国拼尽最后一发子弹的世界第一赛后表示,“单打和混双上没能拿到一枚奖牌,我的确非常遗憾。我退出混双是因为受伤,而且不止一处。我希望身体情况不会对美网造成麻烦。但我不后悔参赛,你必须为国家倾尽一切。”

随着戴维斯杯、联合会杯等以国家(或地区)代表为名出战的赛事影响力持续减弱,奥运会几乎成了网球手们“为国而战”的唯一舞台。上届奥运会,横空出世的普伊格问鼎女单冠军,就此成为波多黎各的民族英雄。智利名将马苏职业赛场成就不如同胞冈萨雷斯,但2004年雅典奥运会包揽男单和男双两金的成就,令他在祖国拥有特殊地位。

但东京奥运会前出现的网球顶级选手大面积退赛,依然是铁一般的事实。从疫情到空场,理由五花八门,但核心问题大家早已明了。网球高手对奥运会普遍若即若离的态度,舆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今日美国》认为,想要提升奥运会在网球选手心目中的地位,仅仅依靠国家荣誉感显得过于单薄,奥运会网球比赛依然面临着生存危机,是时候重新构想网球如何融入奥林匹克的问题了——奥运会与网球的矛盾,在于职业网坛围绕着四大满贯运转,这意味着奥运会充其量仅仅为“第五赛事”,况且还缺少奖金和积分;而对于网球迷,除选手们身着国家(或地区)队球衣,频频出现五环的象征,观看奥运比赛的体验与其他赛事并无区别。因此网球运动需要创新。如果想让网球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将奥运网球赛事改为以团队为导向的男女混合赛,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由于长期以来无法调和的矛盾,网球注定只是奥林匹克世界中不起眼的存在,与其在职业体坛的身份并不相称。东京奥运会留下了许多令人动容的画面,但并没有解决核心问题。

内容来源:文汇报


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