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正文

评论

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
广州滑板店老板成东京奥运会裁判 30岁才开启“滑板人生”
1970-01-01 08:00
关注

7月21日中午,广州阵雨袭来,田军从自己的滑板店出发,前往白云国际机场值机,经过4个半小时的飞行后抵达东京。出发前,田军拿出国家奥委会配发的口罩,鲜红的底色上印有国旗图案,“这个口罩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从这刻起,我是代表中国去当裁判。”


三十而立开启滑板人生


走进田军的店里,不算大的空间,墙上挂满了滑板,中间的货架则摆着帽子、滑板鞋。音响播放的摇滚乐声音不大,清瘦的他穿着印有国旗的黑色短袖,有些疲惫却又很热情地招呼记者坐在靠近玻璃门的一个很小的茶桌旁。“我滑滑板已经30年了,这个店是我2006年开的,在自己30岁、来广州第10个年头时,全职投入滑板店,家里人比较反对我辞职去搞这个行当。”

1000.webp.jpg

田军的滑板店。


滑板这项运动自20世纪末传入中国,当时身处兰州的田军才上初中,一开始只把滑板当作爱好。来到广州后,发现广州的滑板圈深受香港的影响,“那个时候你想买板都是去香港买的,也是看人家怎么玩跟着学,和北方不太一样。”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滑板被扣上“叛逆”“自由”的标签,是街头嘻哈少年常备的道具。这么多年来,年轻人也是田军店里的主要客户。


1000.webp (1).jpg

20世纪末滑板传入中国,此时的田军正年少(左三)。


在来店里买滑板的人当中,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令田军印象深刻。一开始他以为老人是来给孙子买滑板的,后来一聊才知道,老人以前是海员,在国外发现很多人经常玩滑板,也有年龄大的外国人用滑板当代步工具。老人通过网络找到田军的滑板店,也想给自己买一块滑板代步。最后田军干脆送了他一块板,老人直接在门口简单地滑了滑。


“国外滑板运动的产业链非常完善,而我们的才开始形成体系。这就是滑板可以成为国外的大众运动,而我们才发展到接近美国十年前的水平。”


广东滑板界“教父”


“店开了后我常常会带着一些滑手去全国各地交流,有时候是比赛,有时候是看看北方怎么滑。大家对滑板的观念也有所转变,慢慢地玩的人也就多了。广东初高中玩滑板的学生很多。”田军坦言新一代家长观念和上一代很不一样,相较于他接触滑板时家长的排斥,如今很多家长直接给孩子买滑板,让孩子学着滑,接受新鲜事物的程度很高。


广州的城市环境也为滑手们提供了非常多的运动场地:英雄广场、大学城、滨江步道、天河体育中心、人民公园、东站广场、五山高校……每逢周末都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滑手们在“陆上行舟”。


1000.webp (2).jpg

田军和他的滑板朋友们在广州。


“当时开店的时候,认识的滑手们就很支持我,一晃十多年过去,一起玩的滑手就越来越多,每个滑手有征服这座城市所有适合滑板场地的愿望,但滑着滑着,大家又都回到了旁边英雄广场,原来滑手对场地也是有感情的。”说到此处,田军指了指店铺对面的广场,因为下雨,广场显得有些空荡荡。


“我们每年都会在国际滑板日组织聚会,一起打卡,疫情前最多的时候会来上千位滑手,整个广场都属于滑板,场景非常震撼。”


1000.webp (3).jpg

疫情前,常有滑手们到田军的店来打卡。


除此之外,田军致力于滑板的教学培训。他认为滑板所代表的不怕失败、坚强、执着等内核精神会吸引人,但仍需引路人带入门,这样就可以将“三分钟热度”延续,让更多的人喜欢滑板。


回顾刚来广东时本地滑板圈的样子和现在已从小众运动逐渐走向大众运动的氛围,他说,广深两座一线城市的公共建设和商业投入加持,气候温暖没有寒冬可延长运动的时间,大湾区新一代青年文化的交流碰撞、社交方式的升级让有共同爱好的滑手更好地相遇……广东的滑板运动发展已经走在了国内前列。


1000.webp (4).jpg

时至今日田军仍会每天抽时间去滑一滑。


”玩滑板最重要的是开心,有的人会对滑板入奥提出反对意见,来讨论是不是丢了滑板的自由。”说到这里,田军笑着摇了摇头,又指了指胸前的国旗图案,“我一般会尊重他的想法,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和国家站在一起推广滑板运动。”


滑板成为奥运新增项目


2016年国际奥组委宣布将滑板等5个项目正式列为2020东京奥运会项目,滑板为什么会从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田军的观点是奥运会需要更多年轻人参与的运动项目,相较于传统的田径等体育竞技,更新滑板、攀岩、冲浪等极限运动类赛事,大大提升体育赛事的观赏性。此外滑板运动在全球范围内沉淀多年,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内核,具有稳定的产业、行业支撑,也有足够的群众基础。


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中国滑板国家队的女子街式运动员曾文蕙和女子碗池运动员张鑫四年间通过亚运会、世锦赛等积分赛的锤炼,最终她们分别将在北京时间7月25到26日与8月4日到5日先后登上奥运赛场。


1000.webp (5).jpg

中国滑板国家队的女子街式运动员曾文蕙。


“因为欧美国家在滑板运动里还是处于领先地位,所以我们能有运动员登上奥运会的舞台,对国内的滑手们来说已经很大的鼓舞。她们都是通过跨界选材的方法进行选拔,比如来自广东肇庆的曾文蕙,仅16岁就展现了极高的滑板天赋,平衡感好、腿部爆发力强。而她此前练习过六年武术。通过几年的努力,就能站在奥运赛场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国外的顶级选手一般都练了十来年,即便如此还是希望她们能够在赛场上突破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


目前田军也会参与官方组织的省级、市级训练队组建和多地拉练工作,“我们一起去过北京拉练,还有西安、浙江,还去过泰国。”


1000.webp (6).jpg

东京奥运会街式滑板比赛场地。


这届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是通过跨界选拔的方法选出,在各个体育项目的后备力量中挑选有滑板天赋的年轻运动员参赛。与此同时,各级协会也会从爱好者中也发掘培养具有天赋的运动员。“我觉得中国滑板的未来可能在下一届奥运会的时候,届时就能看到男选手的身影。国外现在的参赛选手都是十六七岁,别看他们年轻,但都练了十几年。我们也要从小、从兴趣爱好上培养后备人才。”


姗姗来迟的奥运值裁


“我是这届奥运会裁判委员会中唯一一个中国籍裁判,全亚洲也只有我一个入选。”讲到这里,田军开心地笑了笑。原来滑板裁判有个不成为的规定,即想成为裁判必须此前是职业滑手,对这项运动有很深的理解。在滑板比赛过程中,选手动作的完成程度、细节要领、滞空速度、高度甚至是左脚右脚发力的区别,都需要非常专业的认知和判断。


1000.webp (7).jpg

田军在东京奥运会滑板赛场前。


田军执裁的街式滑板项目赛道会模拟城市街头的楼梯、栏杆、坡道等造型,选手需要在完成赛道的同时做些动作,分两轮每轮45秒完成后,第三轮自选5个招牌动作。裁判对前两轮赛道完成情况加第三轮五个动作共7项进行打分,取其中最高的4个分数相加作为比赛成绩。“世界排名前20的选手有参赛资格,奥运会最终会分出前八名的名次,这个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自滑板入选奥运以来,各个国家都很重视这项两小项男、女共有4块金牌的运动。中国也鼓励老滑手们多去参与国际赛事的值裁。英文专业出身的田军在国际交流中没有语言障碍,也愿意更多地走出去。


1000.webp (8).jpg

出发去东京前,田军带上了印有国旗的口罩,和滑板店店长合影。南都、N视频记者王凯 摄


从2019年的奥运积分赛开始,田军就收到去东京的通知。可因疫情,直至今年东京奥运会才举行。“马上出发了也没有收到日程表,一会飞4个半小时到日本。”田军收拾完包裹挂上一个滑板,他每次出差都会带上自己的板。


“到现在我家里人也不喜欢滑板,但提起我、提起奥运,他们都很自豪地去跟别人讲自己儿子怎样怎样……”田军拖着行李,在马路边等车,时不时看看雨中的英雄广场。这座广场是他在广州开始滑板人生的地方,也是他出发奥运值裁的地方。

采写:南都记者 王凯

(文章来自:南方都市报)

全部评论
0
表情
评论
暂无评论